九十年前的湖南大学首次开学典礼
2016-04-18

192639日,湖南大学第一次开学典礼在岳麓书院讲堂举行。

是日,湖南大学行政委员李待琛、杨卓新、陈国钧、郭家伟、阮湘、黄士衡、杨茂杰、唐瑛、张晖、李希贤等十人、教职员全体、法、商、理、工四科学生约二百馀人均先期齐集讲堂。约十二时,湖南省长赵恒惕、省教育司长颜方珪、省府委员曹典球与各界来宾相继抵达学校。行政委员十人一律着学位服装,仪式整肃,迎赵恒惕等人于大厅内略用茶点,即振铃行礼。省长、各行政长官、来宾、大学委员、教职员就礼堂上首席次,各学生就下首席次。首先奏国歌,并向国旗行三鞠躬礼,继由全体学生向省长、各长官、来宾、委员、教职员行一鞠躬礼毕。随后,委员长李待琛代表全体委员致词,首叙筹备经过,次及进行规划与所具希望。

FDEK}46@SHPG35}VA[S00}Y.png

11926年的岳麓书院,门柱高悬湖南大学第一院 

赵恒惕发表训词,略谓:今日为湖南大学第一次开学典礼,恒惕参预其盛,不胜荣幸。一家一国之兴隆在于人才,人才之出必自学校。大学为造就人才之学府,诸君得有入大学机会,甚属不易。现幸各位委员热心经营,能将大学基础成立,以图异日发展,恒惕甚为感激。以后关于大学经费设备之扩充,政府当负全责。至于妥订学校内规则以及指导学生进德修业,其责任则在各委员与教职员。而学生责任尤为重要,盖我国国势衰弱,混战不已,由于高尚人才少,希望诸君造就学业,建设良好之社会。在求学时期,不可一日放松,如昔贤大禹、陶侃,爱惜光阴,庶程度增高,足为学界模范。对于现在不良学风、激烈举动,不致盲从。然后大学生之举动,实关乎全省学风之良否,诸君须加注意。湖南人富进取心,但浮躁不沉着,凡人欲成就大事业,须能沉着,如王船山、曾文正之修养。大学生负学界重责,应将湖南此种弱点扫除。更有进者,民国以来,战争不息,初则南与北争,后则南北内部自争,湖南地当冲要,欲免战祸,厥维自治,各省能制宪自治,彼此互相限制,庶和平可保,希望诸君发挥光大。至谓联省为割据,全系误解。省宪精神与三民主义原相符合,惟三民主义为中山先生学说,省宪则将学说规成法律耳。本人在位经验困难,约有两点:(一)学问不够,(二)精神不够。甚望诸君养成真实学业、健全体格,以为将来作成伟大事业地步云云。并致祝词:

觵觵大学,治教所苞。成均升选,多士英翘。

范金铸土,大冶凝祥。载燀其器,光气琳瑯。

兴舞和容,昂宵蹑景。礼乐彬芬,国之彝鼎。

闳纲巨维,学赅万有。蔚起春官,声施孔厚。

PI)NWG[XC[(HQ[_}NOEP}JL.png 

2:赵恒惕(18801971),字夷午,湖南衡山人。1916年任湘军第一师师长。1920年任湘军总司令,1922年任湖南省长,力主设立湖南大学。

颜方珪随后致辞,略云:今日为湖南大学开幕第一日,亦即湖南学术昌明第一日。略叙两点:(一)湖南有设大学之必要。湖南为自治省份,不能有自治之名,而就是无自治之实;为中学生升学便利计。(二)大学生之责任。对于外间潮流,应有彻底研究,以为社会倡率。对于各种宣传运动,须慎重考虑,导群众于正轨云云。 

继由曹典球致辞,略云:岳麓为中国四大书院之一,朱张讲学之所。宋朝理学在我国文化上占重大位置,诸君应能纪念前贤,本大学定静之义,为中国前途谋幸福云。”

A48_@6O5@Z$FK(}(N}DQGOJ.png

图3:曹典球(1877—1960),字子谷,号猛庵,湖南长沙人。1898年入时务学堂。历任湖南高等实业学堂监督、教育部主事、秘书、国务院秘书、湖南省政府委员、教育司司长、省立湖南大学校长(1931-1932)、省教育厅长、国立湖南大学中文系教授。

最后由雅礼大学校长、美国人胡美(Edward Hicks Hume)宣读祝词: 

粤稽华夏,楚实雄邦。荆及衡山,吞湖吐江。

屈子骚心,濂溪理学。宗派渊源,大醇弗驳。

宪法自治,千载一时。爰建学府,承圣哲基。

沅芷澧兰,杞梓所萃。宣尼格言,有教无类。

六通四辟,寰宇大同。观光闻喜,敢在下风。

富强治安,以学为本。其辉熊熊,声大而远。

HMAJMJ@UI]Y(84GUUIJZVPC.png

图4:胡美(1876-1957),1906年受雅礼协会邀请来到中国,先后在长沙创办了雅礼医院(湘雅医院前身)、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湘雅医学院前身)。

胡美博士祝词读毕,会场再次奏响国歌,湖南大学第一次开学典礼圆满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196110月,已经九十一岁高龄的赵恒惕在《夷午九十自述》中还念兹在兹,提到他当年关于湖南大学建设的构想:“余于省长任内,……拓展湘省经济建设及振兴教育、培植人才,惜以限于环境,未能如愿,然仍于极力撙节之馀,建立湖南大学。湖南大学为全省之最高学府,规模应力求宏伟。除以岳麓书院全部拨作校址外,拟收购附近五里以内农田山地为大学范围。礼堂设于正厅,依原来旧址,不可变更。(岳麓书院旧址系朱晦庵先生勘定,因其精于堪舆,故书院代出人才,不宜改变。)头门建于近河岸两小山之间,门栏须极庄严巍峨。由赫曦台至头门平地,除建筑需要外,辟为广场、图书馆、科学馆、各院系讲堂、宿舍,应分左右整齐配置,不得凌乱,按照全盘计画,分期施工。并将头门前面与水陆洲之小河辟成一小湖,由校门上手与牛头洲之间架设铁桥,以利交通。将水陆与富家两洲连为一岛。洲尾与三叉矶纺织厂之河道,横筑一堤,设开关水闸,使小河之水,四时常满,不致每届冬季水干,河身即成沙地。两岸遍植杨柳及果树花木,沿湖敷设马路。靠山一带,建置教职员宿舍,使红墙绿瓦与垂杨清波相遇成趣。山地则分区种植珍贵林木,培养风景,此当时本人之理想也。如此则该校必能蔚为国内有数之读书佳境。因彼时对于民产无征收办法,而居民索价极巨,政府适当经济困难之际,未能实现。惟望来者,有以成之。” 

养成高尚人格 养成优秀学术

——湖南大学开学时委员长之报告

192639日,湖南大学第一次开学典礼在岳麓书院讲堂举行,行政委员会委员长李待琛先生致辞,报告筹备经过,阐述办学理念,勉励学子养成勤劳、至诚、廉洁、博爱的高尚人格,养成优秀学术,以独立自由之精神从事研究,提出财政公开、增加设备、养成健全学风的行政方针,这篇不足1500字的短文,言简意赅,继承了岳麓书院成就人材、传道济民的传统,阐释了现代大学立德树人、研究学术的任务,强调大学生负有转移风化、指导社会的责任,无疑是千年学府一篇极为重要的经典文献。——泽麟谨识 

今日湖南大学举行开学典礼,承省长、各界诸公光临,不胜荣幸。待琛代表湖南大学报告经过情形,并发表进行方针。

湖南大学之创设,固属应时势之要求,亦是省宪所规定。当民国十一年元日,湖南宣布省宪法,其第七十九条载明:湖南须设立大学一所。”十二年冬,李剑农为教育司长时,曾设立湖南大学临时董事会,编制湖南大学计划书,后以经费困难停顿。十三年春,三专校长及教务主任公宴军政学界于刘家花园,陈诉三专困难情形。请各界援助,使湖南大学早日成立。经各界赞助,得政府许可,拨款十万圆,未几因湘西战事发生,款未拨付,筹备大学事遂无形搁浅。十四年十一月六日,赵省长任命湖南大学筹备委员八人组织湖南大学筹备处,筹备改组三专校为湖南大学事。同年十一月十一日,省长令拨三专校及前岳麓书院一切产业为大学校产,又拨三专经常费为大学经费之一部,并统筹补充。十二月二十九日,省长为便利扩充起见,将岳麓山工专附近地点划为学区,并规定数种特权。十五年二月一日,委员会正式成立,选举委员长、总务长及四科学长,三专校一律结束。湖南大学即于是日告成。大学现虽告成,然而关于建筑设备等事尚多,故筹备处现仍存在。前后由政府发款八万元四千元,建筑校舍一所,现已开工,计须洋五万余元;购买图书仪器,须洋二万余元;建筑学生寄宿舍一所,不日兴工,约须洋一万余元。至于本大学组织暂行条例,原只规定适用现在一学期,其组织根本条例正在征求海内名贤意见,斟酌编制。

本大学成立之经过情形既如上述,兹再将关于学生诸君进德修业上应行注意之点略述所见。

诸君升入大学,在社会之地位增高,要知大学生负有转移风化、指导社会之责任。在学时期必刻苦修养,方能肩此重任。至于应行注意者,第一便是养成高尚人格。养成方法,约有四端:

(一)勤劳――勤劳即自强不息功夫,古来圣贤豪杰皆由自强不息磨炼出来。

(二)至诚――圣贤为学,首先在于存诚,而至诚之自修,必自不说假话始。因言语在动作之先,不作虚言为进德第一步。世人遇事立言,多只求其动听,不必与事实相符。其实言语毋图方便,与其圆而伪,何若方而真!

(三)廉洁――社会风俗之坏,莫坏于人人自私自利。取与之间,必先辨清义与不义,廉洁之德方可养成。人人竞尚廉洁,风俗自然淳厚。

(四)博爱――现在人情险刻,相习成风,欲图挽救,非提倡爱人如己之精神不为功。希望诸君如孔子、耶苏、释迦,怀抱广大无边之爱,养成伟大人格。

应行注意者,第二为养成优秀学术。其要又约分为三:

首须明了研究学术之目的,在探求事物之真相,增进世界之文化,非徒为个人名利。

次在学科之选择,必择定于自己性质最宜之科目悉心研究,以期发扬光大,毋徒应社会之需求。

学科既经择定,必具独立自由之精神从事研究,切毋人云亦云。如公式法则,不仅求知其应用,必更求知其根本原理,读书必求充分了解融化,不可囫囵吞下。教员责任只在指导,不可过于依赖。求学进益,纯在自己研究。讲堂上之教授,不过指导方针而已。

对于行政方针:一是财政公开。本校财政收支用途,由本校旬刊按月详细宣布。二是力图增加设备。研究学术,首重设备,现极力进行补充。如拨得财司发电机、皮革厂制革机。图书馆印刷机。价约十万圆,又新购图书二万余元。三是养成健全学风。现代学风不良,世人诟病。学生对于教员,每先怀疑,发生纠纷。诸君必存信仰教员之心,方能得教授之益。诸君求学,将来备国家之用,一切群众运动,在今日之中国,固不能免,然抛弃有用之光阴,徒至无益呼号,殊非智识阶层所宜出,外来新思潮,尽可公开研究,以长我学识。不宜秘密盲从,以供人之傀儡,至失大学生身分。诸君此后对学校,毋为过分要求,组织研究学术与修养道德之团体,有益于人心社会,吾人当极端赞成奖励。

8QWB4ZBG4X[_O_F$I[T]Z4K.png

图5 :  李待琛(1891-1959),字伯芹,湖南衡山人。哈佛大学冶金博士。1926年任湖南大学行政委员会委员长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