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学霸:1937年湖大学长的全英文本科毕业论文
2016-05-04

 前段时间,土木系1942级毕业生段承淾学长用小楷书写的毕业论文,让大家激动了好一阵,今天,再让各位湖大同学振奋一下,见见物理系1937级毕业生何松柏学长用全英文撰写的本科毕业论文“Generalized Coordinates: A Study of Mathematical Physics”(《广义坐标》)。指导教师为杨卓新教授。论文共98页,英文写就,行云流水,坐标图用铅笔绘制,美若图画。

    尤其珍贵的是,论文封面有何学长的一段亲笔题记:“此册乃副本。正本缴存学校,不幸于民国廿七年四月十七日,敌机轰炸长沙时,湖大图书馆全部被焚,该册亦同时罹难。”记录了本校历史上的惨恸一页,也成为记录日寇暴行的一份明证。

    1938年4月10日(何学长误记为十七日)是星期天,下午两点半,日寇飞机二十七架,突然“窜入湖南大学上空,旋作低飞,先以重磅炸弹及烧夷弹狂轰,继以机枪扫射,顿时火焰冲天,天崩地裂,往返肆虐,共历半小时,事后调查,共投烧夷弹五十余枚,爆炸弹四十余枚,其重者在千公斤以上。”湖南大学四年级同学黎圭,借读三年级同学曾友松,工友陈玉泉皆被炸死,职员十名馀受重伤,麓山附近居民及游客死伤总在百人左右。当时南中国规模最大之图书馆湖南大学图书馆概付一炬,摧毁无余。科学馆(今校办公楼)被炸,所藏仪器药品,全部震毁,损失较图书馆尤钜。学生第一、第五两宿舍中弹倒塌,第一院、第二院、第二宿舍、第四宿舍、工厂等处,皆被震毁。总计此次损失,其价值当在三百万元以上。日寇轰炸既非军事机关,亦无军事机关借驻的湖南大学,蓄意摧毁中国文化和智识青年的暴行,更加激发了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坚强意志。

1.png

  图1:被炸前的湖南大学图书馆全貌

    茅盾先生曾撰写《记两大学》一文,于1938年4月12日发表于香港《立报》,文中写道:“忽然在报上看到了敌机轰炸国立湖南大学和清华大学长沙分校的消息,十分惊心,又十分愤怒。……湖南大学以前是湖南境内的最高学府,在今日,因为临时大学西迁,湖大仍是湖南境内最高的学府;今春敌机屡袭长沙以后,临大是西迁了,但湖大依然在原地开学,且已为流亡青年在华中所能得的唯一的转学借读之所;两个月前,黄河阵线颇觉吃紧的时候,听说湖大当局准备于万一之际,迁往湘西,现在前线反攻胜利,方幸湖大可以始终不动,屹然为华中唯一学府,给东南战区里流亡出来的青年就近得一求学的机会,却不料敌人摧残文化的魔手始终不肯将它放过!岳麓山是长沙近郊一名胜,山上除了两大学外,惟有农舍,惟有坟园和庙宇,所以敌机的轰炸无非是蓄意摧残我们的文化机关罢了。中国的民众将永远不忘记这新添的血债!

 2.png

 图2:被炸前的图书馆正门,门联为“纳于大麓,藏之名山”

3.png

3:被敌机炸中的湖大图书馆

4.png

 

图4:今天,老图书馆残存的石柱仍屹立在校门前。

    论文作者何松柏,湖南长沙人,1933年考入湖南大学物理系,1937年毕业。后来行事不显。论文指导教师则是民国时期数理学界大家杨卓新先生。

杨卓新(1890—1963),字华一,湖南新化人。1908年考入湖大前身高等实业学堂(民国成立后改为湖南工专)机械科一班,1914年毕业后赴美留学,先后获伊利诺斯大学电机学士、色拉格斯大学数理硕士、数学博士,是继胡明复、姜立夫之后中国近现代第三位数学博士。后又赴英国剑桥大学、伦敦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德国柏林大学游学。1923年冬回国,出任湖南工专教务主任。1926年,工专、法专、商专合并成立湖南大学成立,他出任理学院教授兼院长,并一度代理过校长,一直没有离开过湖大。1953年院系调整,湖大被肢解,他很不满意又无可奈何,不得不转到湖南师范学院数学系,直至1963年去世。

5.png

这位“洋博士”的一大嗜好,就是笃信佛教,钻研佛学。1932年,他的留美同学胡适先生应邀到湖大发表演说,痛批佛教是自印度输入的“精神的鸦片”,是“非人的文化”,作为东道主和主持人的杨教授听了大不以为然,胡适讲毕,杨教授登台致答辞,略谓“胡先生讲演甚好,但谓专靠科学救国,只怕印度鸦片虽然除去,西洋吗啡钻了进来”,说得听众大笑,给胡适博士碰了一个小小的钉子。他还曾在题为《学术与人生》的演讲中,提出了把儒家的仁义道德、佛家的性相有空和自然科学的相对论融为一体的学术主张,所以他特别赞赏岳麓山儒、释、道三教合流,和谐相处。

杨先生还非常注意道德修养,以“成己、成人、成物;立德、立言、立功”为座右铭,并撰有自勉词:“为学不厌,诲人不倦,日知所无,月习所能;睥睨环宇,熙攘人生,征考通家,张扬大道;彷徨坛席,俯仰名山,日月千秋,江湖万古;非关人杰,或是地灵,逝者如斯,忧乎尚己。”

对于杨先生在湖南大学几十年的功过,后人评说不一。说他好话的人不少,说坏话的也有。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喜欢他的人,说他治学、律己、治校都很严。学生见着老师不敬礼,睡懒觉不起床,他都管,甚至扬起棍子打人。所以学生对他敬而远之,见了他来便绕道走。不喜欢他的人,说他作风霸道,骂他是湖大四大学阀之一。有位受过他恩惠的教授甚至在调离湖大时对杨树达先生说:“杨卓新不走,湖大数学系绝对办不好!”意见之大,令人惊奇。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