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璜
2016-07-05

彭璜:千年学府、百年名校的第一位共产党员

在酝酿成立中国共产党和湖南党组织的峥嵘岁月中,有一位的杰出的青年,与毛泽东、何叔衡等同志一道积极从事革命活动,为五四运动在湖南的开展,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湖南党组织的创立,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生命的征程虽然非常短暂,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不久即已离开人世,但在湖南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业绩,这位杰出的青年,就是当时在湖大前身之一——湖南商专就读的青年学生彭璜。在党的95岁华诞及湖南大学定名90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他短暂辉煌的人生足迹,向这位千年学府、百年名校的杰出校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彭璜,字殷柏,亦作荫柏,1896年11月出生,湖南湘乡人。父亲体弱多病,家庭经济拮据,因得房族的帮助,才得以进入湖南商专学习。

湖南商专创建于1911年,原名商业教员养习所。1912年改为中等商业学校(毛泽东同志曾在校就读一个月),1913年改名商业专科学校,1914年定名为省立甲种商业学校。1916年,汤松先生出任校长,呈请改名为省立商业专门学校(简称商专),分设本、预科,招收专门部学生一百名,学制3年,从此跻身湖南高等学校之林。汤松校长延聘杨昌济先生出任教务主任并兼国际商法及伦理学教授,其他知名教师则有李肖聃、李六如、李青崖、曹典球、蒋友文、陈友古、张麓村等,硕彦鸿儒,极一时之选。1917年,工专迁至岳麓书院旧址,商专遂迁落星田工专校址,并招收甲种部两班,全校计约五百余人。1926年2月1日,商专、法专与工专合并成立湖南大学。

21.png

图1:就读湖南商专时的彭璜同志

汤松校长思想开明,对于学生反对军阀和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均极端赞同,阴为助力。因此,当时长沙每有运动,倡率游行,商专学生都走在前列,精神激愤,见者感动,汤校长亦呼召奔走,不遗余力。

五四运动爆发后,刚从上海回到长沙的毛泽东立即领导新民学会会员深入长沙各校,亲拟传单,动员青年,响应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此时正在商专就读的彭璜也义愤填膺,积极投身长沙学生爱国活动的发动和组织。在同乡同学易礼容的介绍下,他与毛泽东相识并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友。5月下旬,北京大学南下宣传团成员、湖南高师毕业生邓中夏来到长沙宣传五四运动。毛泽东于25日上午召集商专学生彭璜、易礼容,工专学生柳敏,法专学生夏正猷、黎宗烈等长沙各大中学校代表20馀人在楚怡小学集会,听取邓中夏关于五四运动详情的报告。彭璜等人对北洋政府外媚强敌、内压人民的罪行甚为愤慨,极力支持毛泽东关于迅即筹建湖南学生联合会、发动各校罢课的提议。会后,彭璜为重建学联日夜奔走。经过各校代表的宣传、酝酿,湖南学生联合会于5月28日宣告成立,彭璜被各校代表选为副会长,法专代表夏正猷当选会长。后因法专没有执行学联关于罢课的决议,引起各校不满,夏正猷辞职,改选彭璜为会长。学联即在落星田商专校内办公。

随后,以彭璜为会长的省学联领导长沙大中各校相继组织讲演队、戏剧队和救国十人团,每天轮流到街头开展反日爱国宣传和抵制日货运动,爱国高潮在长沙古城汹涌澎湃起来。彭璜还赶赴当时湖南第二大城市衡阳,同湘南学生联合会骨干夏明翰等人一起商讨措施,使衡阳和湘南各县的爱国运动很快掀起高潮。6月6日,工专学生在岳麓书院赫曦台演出话剧《青岛风云》,“情节奇离,意气悲壮,观者为之泣数行下。其中欧战讲和一幕,尤为别开生面,引起一般人之世界观念也。”6月10日,该剧又在溁湾镇向上寺公演,演员“现身说法,意气极为激昂。一时观者数百人,胥为感动,鼓掌之声不绝。”6月22日,工专学生又在长沙城内排演反映朝鲜亡国史实的话剧《亡国鉴》,“情致逼真,演到沉痛之处,歌泣失声。”观众达二千馀人。6月21日,长沙各校教职员及学生代表百馀人在省教育会开会讨论抵制日货等事项,彭璜发表演说,指出“此次学生作事,当有坚忍的精神,既认定题目绝不稍变。”体现了斗争到底的勇气。彭璜的卓越才能深受毛泽东的赏识,不久加入新民学会,并迅速成为学会的骨干。

22.jpg

图2:落星田湖南商专校舍

为了统一斗争目标,统一行动,毛泽东与彭璜等决定把湖南学联、救国十人团和国货维持会等合并成立各界联合会。7月9日,彭璜以省学联名义邀请泥木,轮船,印刷出版等30多个行业和基督教青年会、长沙县农会及各学校的代表60馀人在商专召开茶话会,商讨组织各界联合会的问题。彭璜说:“成立各界联合会的宗旨,在联络各界感情,巩固团体。……现在我国前途危险已达极端,我们是处于极危险之地位,欲求从速挽回,诞登彼岸,非与各界联络一气共策进行不可。”他指出,学联发起组织各界联合会的政治目的“专在除去障碍物,推翻武人政治,排斥官僚派及阴谋家,故拟组织各界联合会,造成真正平民团体。”会议在彭璜的主持下,经过热烈讨论,推举了各界代表20人,组成各界联合会代表团。

当湖南的学生运动进入高潮以后,如何提高群众的觉悟,巩固其革命热情,成为学联的又一项重要任务。彭璜以省学联会长的名义约请毛泽东主编学联会刊《湘江评论》,毛泽东欣然同意。为了工作方便,毛泽东在彭璜的帮助下,从原住的修业学校搬进商专教员宿舍。7月14日,《湘江评论》在商专创刊,迅速成为湖南反帝爱国运动的一面旗帜,对中国革命斗争的发展和中国共产党的形成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和组织作用。也正是在商专,毛泽东会见了郭亮等热血青年,引领他们踏上了革命征途。

23.jpg

图3. 毛泽东在商专主编的湖南学联会刊《湘江评论》

关于这一段史实,易礼容曾回忆:“学联会设在长沙落星田商专校内,学校头门墙壁上高高挂起木刻湖南学生联合会会牌。毛泽东住宿在商专教员宿舍内。记得一天早上,我去他的住室看他,朝阳正照在他的夏布蚊帐上,他还未睡醒,当然是夜间工作误了睡眠。我揭开他的帐子看,不料惊动了几十只臭虫,它们在他用作枕头的暗黄色线装书上乱窜,每一只都显得肚皮饱满。想来,不止一夜、十夜,臭虫饱尝了主编《湘江评论》的人的血。《湘江评论》只出版了五期就被张敬尧勒令印刷厂停止印刷因而停刊了,它陪伴着会牌被打碎的湖南学生联合会,不能公开活动了。”自7月14日创刊起,一个多月内,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前4号和临时增刊共发表文章41篇。文章写好了,还要自己编辑,自己排版,自己校对,有时不得亲自上街叫卖。时任湖南督军张敬尧“以民气激昂,恐不能见好日人”,极力压制湖南人民的反日爱国运动,以《湘江评论》未经立案为由,不准发行。8月中旬,《湘江评论》第5号刚印好,张敬尧派军警闯进商专,查封《湘江评论》,悍然解散湖南学生联合会。蒋竹如后来回忆:“我们事先得到了风声,把学联的文件、印章和未卖完的各期《湘江评论》,一篮一篓地转移到河西的湖南大学筹备处去了。学联虽被封闭了,但我们并未为军阀张敬尧的淫威所吓到。从此以后,毛泽东同志和学联其他负责人搬到湖大筹备处,继续进行革命活动,对张敬尧的黑暗统治,进行揭露和抨击。”

1919年8月,彭璜和商专同学李凤池等人作为湖南学联代表前往上海,联络全国学生联合会和全国各界联合会,声援驱张运动。同年12月,他参与组织湖南旅沪各界联合会,并任全国各界联合会干事。1920年2月,彭璜参与创办《天问》周刊,并担任主编,公开揭露张敬尧的反动罪行。同时,彭璜还与陈独秀、毛泽东、汤松等人倡议发起成立上海工读互助团,并担任临时会计。5月5日,毛泽东率湖南驱张请愿团抵达上海,5月8日,毛泽东和彭璜等新民学会会员在半淞园聚会,确定在社会改造的准备阶段应取“潜在切实,不务虚荣,不出风头”的态度,并确定“纯洁、向上”为新会友入会的条件。到达上海后,毛泽东认真阅读一切关于共产主义的中文书籍,并常邀彭璜、李启汉、李中等人到陈独秀的住处交流体会和认识,听陈独秀谈他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等。

24.png

图4:彭璜等人主编的《天问》周刊

1920年6月,残暴统治湖南两年多的张敬尧被逐出湖南,毛泽东和彭璜相继回到长沙,立即投入在湖南传播新思想、新文化,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工作。8月,彭璜和易礼容协助毛泽东创办文化书社,商专学生李庠、刘大身等也参加了书社的筹备和经营工作。文化书社创办以后,湖南广大的知识青年、工人和各界进步人士从文化书社获得了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新文化、新思想的书刊,极大地启发了他们的革命觉醒,鼓舞了他们的革命热情。对于推动当时的新文化运动,和使马克思主义得以在湖南广泛传播,起到了极其重大的作用。彭璜和毛泽东还倡议组织留俄勤工俭学团,发起成立湖南俄罗斯研究会,毛泽东任书记干事,彭璜任为会计干事,“驻会接洽一切”。该会先后介绍刘少奇、任弼时、肖劲光、任作民等到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办的外国语学社学习,后赴苏联学习。

25.jpg

图5. 1920年5月8日,毛泽东(左起第二人)、彭璜(左起第三人)在上海合影

当时,马克思主义被称之为“过激主义”,苏俄被诬蔑为“饿死人的地方”,社会上一般人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很不了解。在此种情况下,彭璜于8月27日至30日在长沙《大公报》上发表《对于发起俄罗斯研究会的感言》一文,热情洋溢地介绍苏俄的国内情况和对外政策,驳斥对苏俄的种种污蔑,认定中国应该走十月革命的道路。彭璜在文中指出:“和平的世界,是俄人革命的目的。劳农的政府,是俄人革命不能避免的手段,也恐怕是全世界革命必经过的阶级。”“所以无论俄国的革命有好有歹,总是适应二十世纪的潮流才发生的,是不可根本避免的。”从留传至今的文献来看,在中国共产党尚未创建的时候,就能如此明确地认定过渡时期必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劳农政府”,这在当时的中国来说,是少有的难能可贵的真知灼见。

1921年1月1日至3日,长沙的新民学会会员在文化书社集会,讨论“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问题。彭璜积极响应毛泽东、何叔衡提出的“激烈方法和共产主义”的主张。他认为,改造中国,应当“采革命的手段。吾人有讲主义之必要,讲主义不是说空话。……中国国情,如社会组织、工业状况、人民性质,皆与俄国相似,故俄之过激主义可以行于中国。亦不必抄袭过激主义,惟须有同类的精神,即使用革命的社会主义也。”在建党之前,他卓越的见解就与毛泽东“马克思主义必须与中国的国情结合”的观点不谋而合。彭璜进一步指出:“组织劳动党有必要,因少数人做大事,终难望成;份子越多,做事越易。” 他热忱支持刚刚成立的长沙社会主义青年团,说“社会主义青年团,颇有精神,可资提挈。”这次集会,一些会员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主张用温和的教育的方法,也有的会员动摇于二者之间。彭璜和毛泽东始终保持一致,赞成布尔什维克主义,真可谓之志同道合。

1月16日,在新民学会的一月常会上,彭璜讲述了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从前本想终身站在实业界,所以进了商业学校。后知商业不适个性,便把他丢掉了。从前我有一种野心:学好数国文字;对于形而上学,也想懂得一点大概;又想于实业上有所贡献,于海外贸易有所进行。但是现在变更了,觉得要使社会改造,非于经济政治上有所改造不可。前想留美,因无钱打止;后又想到法国去;去年以来,又想赴俄;现仍想由法赴俄。在长沙,至多不过两年了。在长沙,除解决自己生活之外,还想帮助劳动组织。求学方面,还是初心,但文字只想学英俄两国了。”

彭璜是毛泽东早期开展革命活动的战友,也是毛泽东推心置腹的同志。1921年1月28日,毛泽东致信彭璜,称赞他“志高有勇,体力坚强,朋辈中所少”,同时又严肃地指出他存在十条缺点:“一、言语欠爽快,态度欠明决,谦恭过多而真面过少。二、感情及义气用事而理智无权。三、时起猜疑,又不愿明释。四、观察批判,一以主观的,而少客观的。五、略有不服善之处。六、略有虚荣心。七、略有骄气。八、少自省,明于责人而暗于责己。九、少条理而多大言。十、自视过高,看事过易。”并说:“我觉得吾人惟有主义之争,而无私人之争。主义之争出于不得不争,所争者主义,非私人也。私人之争,世亦多有,则大概是可以相让的。”毛泽东还对彭璜说:“弟常觉得一个人总有缺点,君子只是能改过,断无生而无过”。毛泽东的信,平易亲切,谦逊真挚,抒发了同志间亲密无间、直言不讳的感情。蔡和森也非常器重彭璜。1920年8月13日,他在致毛泽东的信中说:“我以为先要组织党——共产党。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以中国现在的情形来看,须先组织他,然后工团、合作社,才能发生有力的组织。革命运动、劳动运动,才有神经中枢。然则这种党如何的准备组织呢?……我望你物色如殷柏者百人,分布全国各处。……这种方法,我得之于布尔什维克。”

 26.jpg

27.jpg

图6:毛泽东致彭璜信(信封署落星田商业学校)

1920年11月,彭璜与毛泽东、何叔衡、贺民范等6人参加成立湖南共产党组织的签字活动,成为长沙共产主义小组最早的成员之一。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后,彭璜正式加入共产党,是湖南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也成为千年学府、百年名校第一位共产党员。1921年10月10日,中共湖南支部成立,毛泽东任书记,成员有何叔衡、彭璜、易礼容等。湖南支部首先在商专、一师等学校发展了李庠、刘大身、罗学瓒、郭亮、夏曦等一批党员,并分别建立了党支部。令人惋惜的是,随后不久,风华正茂的彭璜因操劳过度而患精神失常症,不久后失踪。新中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