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昌济
2016-05-04

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拄长天

——杨昌济情系湖南大学

杨昌济(1871~1920),字华生,号怀中,湖南长沙人。近代著名教育家、伦理学家。他的一生与湖大联系密切。青年时代,他求学岳麓书院;留学归来,先后执教湖大前身——湖南高师、商专。1917年,当高师被裁撤之际,他为保留该校及争取创办湖南大学奔走呼号,是创办湖大最初方案的设计者。

yangchangji.jpg

1:杨昌济

(一)肄业岳麓书院

1871年4月21日,杨昌济出生于长沙县板仓,人称“板仓先生”。少年时从父杨书祥受经史义理词章之学,“服膺朱子,慨然有齐人利物之志”。1889年考取县学生员。1890年应乡试不售,继父业授徒于乡,自署书斋名为“达化斋”,这几年他饱读湖湘先贤如王夫之、曾国藩的著作,对他们修己治人的主张颇为佩服。

1898年,杨昌济肄业岳麓书院,师从大儒王先谦,刻意为学,笃信程朱,同时默察世变,留心时务,探求救国救民之道。杨昌济赞成谭嗣同、唐才常等人推行的变法改革,积极参加南学会、不缠足会等维新组织,曾撰《论湖南遵旨设立商务局宜先振兴农工之学》一文发表于《湘报》,为南学会课取第三名。

2HHW6WR}P5~_[QUT3]M}$UE.png

图2:岳麓书院学生杨昌济在《湘报》发表的《论湖南遵旨设立商务局宜先振兴农工之学》一文

戊戌变法失败后,杨昌济绝意科举,闭门读书课徒。他“严立课程,力戒涉猎,强记故实,务别去取”,同时积极向西方寻找真理,决心“求知于世界”。1902年冬,杨昌济考取湖南官费留日生,此次共录取35人,包括陈天华、刘揆一、仇亮、石醉六等仁人志士,杨昌济年龄最长。翌年二月启程赴日本时,他更名“怀中”,表示身处异邦,心怀中华。路过岳阳,他与众人登岳阳楼,题五律一首以申去国之思,与其得意门生毛泽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之句,气概相埒,异曲同工:“大地龙争日,英雄虎变时。苍凉万里感,浩荡百年思。日月自光曜,江山孰主持?登楼一凭眺,此意竟谁知?”

在日本,杨昌济先后入弘文学院、东京高等师范、帝国大学攻读教育学。1909年复远赴英国,入阿伯丁大学攻读哲学、伦理学,获文学士学位。继赴德、法考察教育数月,1911年夏回国。

3.png

图3:杨昌济寄给章士钊的明信片

    (二)任教湖南高师、商专

辛亥革命爆发后,杨昌济回到湖南,婉谢湖南都督谭延闿出任省教育司司长的邀请,以“自闻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拄长天”明志,“以直接感化青年为己任,意在多布种子,俟其发生。”此时,岳麓书院旧址已改办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成为当时湖南最高学府,他受聘为高师文科教授,讲授伦理学、教育学及心理学。

到校伊始,他就开始翻译东西方伦理学著作,编纂讲义。他的一些著作如《伦理学原理》、《西洋伦理学史》、《论语类钞》等书,即为此时所著译。曾任湖南大学校长的教育家曹典球曾说:“湖南之师范教育……至高师成立,始有西洋伦理学、教育学及哲学等课程,其规划皆先生所首创。先生自精研中国经史、性理诸学数十年之后,又继续在日、英二国苦学九年之久,对于中西学术源流,政治风俗,了如指掌,加以本身之存养省察,事事物物,无不加以详密之分析,而后出之为语言,发之为文章。经师人师,备诸一身。以故来学之士,一受其熏陶,无不顿改旧时之宇宙观,如饮醇醪,受其影响。是以湖南之师范教育,至先生讲学高师时,乃与普通各科诸教育有所区别。”

在高师任教期间,杨昌济除了引导学生研究哲学,树立向上的人生观,用实际行动改良社会人心风俗之外,还号召学生打破升官发财的观念,介绍西方自由民主理念和社会主义思想。当时长沙无人订阅《新青年》,杂志社就每期寄送给杨昌济一份,进步学生纷纷向他借阅,进而有学生直接汇款向北京订阅。关于杨昌济的影响,高师毕业生舒新城曾回忆:“在人格上最使我受感动者为杨怀中先生。当时他教我们的伦理学。他的道德观是融合中国的性理学与英国的功利学派的伦理观而贯通之,故极重实践。其处世接物一本至诚,而一切都以人情物理为归。” 1913年起,杨昌济还兼任湖南第一师范的修身课教员,以其道德学识培养和影响了毛泽东、蔡和森等一大群有为的青年,并促使了新民学会的成立。

高师停办后,杨昌济应留日同学、商专校长汤松之约,出任教务主任并兼国际商法及伦理学教授。汤松向学生介绍杨昌济时,在黑板上书写“学通中外,道冠古今”八个大字,盛赞他的道德与学识。因知杨昌济有冷水浴的习惯,汤校长命人特制一大木盆供他使用。杨昌济也鼓励学生坚持冷水浴以锻炼身体,磨练意志。

在商专任教期间,杨昌济坚持理论与实践结合,根据商专的特点编排功课,上半日授课,下半日实习,模拟银行及公司营运实务,使学生能得到实际的收获而不觉枯燥。同时主张触类旁通,鼓励学生博览群书,要求学生撰写读书笔记,他随时披阅解答。

教授之余,杨昌济还认真研究古琴,积极倡导古乐,藉以陶冶性情,激扬志气,同时保存国粹,弘扬文化,在商专开设古琴一科作为正课记学分,延聘浏阳古乐名家邱谷仕到校任教。杨昌济自己亦精于弹琴,常常为学生弹奏古曲。他的言传身教,使弹奏古琴在商专蔚然成风,广收美育之效。

(三)倡议筹建湖南大学

早在留英期间,杨昌济就曾和章士钊探讨过创立湖南大学的问题。1913年,他在《湖南教育杂志》发表《余归国后对于教育之所感》一文,建议:“湖南尚无可与东西洋比较之大学,……高等学校不发达,则中学校均绝其来源,此非教育前途之福也。……欲合湖南之高等师范学校、高等工业学校、明德高等商业学校、法政学校、医学校等,组成一湖南大学。一切组织均参考东西各国成法而定之,造端宏大,事非易举,然为开发国力、集中思想之计,此等计划不可少也。”

1915年,北洋政府规划将全国分为六个学区,规定只能在北京、南京、武昌、成都、广州、沈阳等六地设立高等师范学校。不仅使创办湖南大学的希望渺茫,而且就连湖南高师也难免裁撤的厄运。杨昌济致函时任教育总长、时务学堂毕业生范源濂,呼吁续办湖南高师,以为湖南大学“异日扩充之基础”。1917年5月,高师停办。杨昌济与朱剑凡、易培基、杨树达、胡元倓、刘宗向等人联名呈文湖南省政府,倡议将岳麓高等师范校址改办省立湖南大学,先设预科,并将高师及所承继时务学堂、求实书院、高等学堂、优级师范各校之图书、仪器、校舍等校产妥善保存,留作办大学之用。1917年9月,湖南省政府正式在岳麓书院半学斋设立湖南大学筹备处,聘任杨昌济、孔昭绶、胡元倓、易培基等四位先生为筹备员,划定岳麓书院高师校址及文庙一带,如半学斋、尊经阁等处房屋为校具保管处,委派高师毕业生甘融、刘之定等保管校具。

1918年6月,杨昌济应蔡元培先生之约,任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离开长沙前,他还是念念不忘要办湖南大学,于是他将当年向省政府的呈文改写成一篇题为《论湖南创设省立大学之必要》的文章,从振兴教育、培养人才、现实需要、传承历史、繁荣学术等方面更加系统、全面、充分地论述了筹办湖南大学的主张,并对未来湖大的发展规模、科目设置及经费投入提出了初步设想。他在文中写道:“高师校址,固前日岳麓书院之旧址也。岳麓书院,自赵宋建设以来,千有余年,为中国四大书院之一,朱、张讲学,流风余韵,千古犹新。且地居长沙对河,远隔尘嚣,有山水林园之胜,斯固文人学士修学练神绝好之境地也。高师校舍甚合省立大学之用,图书、仪器历年存积,亦复颇有可观,就此设立大学,开办经费所需不多。此而不能早观厥成,则湘省其为无人矣。”拳拳深情,迄今读之,仍令人感奋。

4.png

图4:湖南省长公署任命杨昌济为湖南大学筹备员之公文

杨昌济先生为湖南大学的创立辛勤奔走,费尽了心血,但在他生前这个理想却一直未能实现。1926年2月1日,湖南工专、商专、法专正式合并成立湖南大学,此时,杨先生逝世已经整整六年了。回顾从书院到大学的这段艰难历程,湖大人不应也不会忘记他的开创之功。

+1
0